傲娇屠龙少女

知人知面不知心,是我自己遇人不淑,误交损友,我认了……太恶心了,做这种事情,我还能说什么呢?你想要的都拿到了,麻烦你不要来我面前炫耀了,低调一点不好吗?

我衷心的希望,我的男性朋友和我的女性朋友可以对我这个共同友人保有一点基本的尊重,在我的失恋散心旅行里,你们能不能不要火速凑成一对来给我秀恩爱?我既要当导游,又要当翻译,还要忍受失恋的痛苦,还要忍受你们秀恩爱????关键是你们要是认真在一起我真的祝福你们,但是你和我说就是想这几天玩玩,回中国就不联系了???怎么着?就是专门恶心我呗

@烤冷面 太太我迟到的repo来了!说好了lof也要发一个 哈哈哈
一开始喜欢太太就是那篇著名的“你一生的故事”,看到一半猜到结局,然后之后看每一个字都如履薄冰一般,是个非常致郁的故事了[泪]最喜欢的是p3那一段,本来我逗没哭,看到最后这一段日常,之前压抑的情感以下就崩溃了。可能是因为太相似而触动我了,我父母常常也这样亲亲我,然后我嬉笑着推开她们,听她们开玩笑的抱怨。看到最后这里我才真的感觉到原来有一个孩子是这样的,原来失去他是这样的。
本来我最喜欢太太的文就是“饮食男子”,之所以说本来,是因为后来我又喜欢“少爷”“我最好朋友的婚礼”“someday in the future”(出一篇我最喜欢一篇,我真是个花心的小浪蹄子)但是还是很喜欢饮食男子,喜欢太太用食物串起来的一段嬉笑怒骂的爱情。这个故事里他们不是英雄,只是滚滚红尘里一对吵架又和好的小情侣,和千万凡人一样。在嘈杂的地铁站里吵架,在夜啤酒的摊子里和哥们儿哭诉,最后在人间烟火里笑闹着和好,开心又轻盈。特别喜欢p4小久和咔酱顶嘴那里,因为很多时候大家都把久写的柔柔的,其实他真的也很犟脾气啦~~所以看这段顶嘴真是解气啊!咔你也有今天!而且这篇里好多重庆话,四川人表示看起来非常有亲切感,哈哈哈。
最后来表个白,真的非常喜欢太太的文,那种一见钟情的喜欢,每一篇文都读几遍那种!然后太太发个什么我都悄悄视奸,发个丧丧的话就想安慰你,发个歌就回去悄咪咪听,微博推书的时候也把书单记下来有空了去看(可惜学医,长期没空😭😭)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太太你发文啊啊啊!
好开心可以在胜出里遇见太太,但是太太如果爬墙了也没关系(虽然我可能会跪下求您回来)有着一段看您的文章的时光就很开心了!我不太会混圈子,也因为内向不敢和圈子里的人聊天,但是真的很喜欢太太所以啰嗦了这篇repo~太太您写文开心就好,也不用特意混圈子啦~
人与人的关系是流动的,因为同样喜欢胜出,让我能在流动的人间看到太太的文,感受那些喜怒哀乐,真的谢谢您啦

always的后篇!!!!!!大家都来看always啊 镇圈神作不解释

格瓦拉:

本名:《在无数世界里相遇》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开本:A5

页数:160p↑↓

定价:40RMB

执笔:格瓦拉

封面/赠品: @红薯咸鱼饼 (封面设计也是她!看到那带感的字体了吗?!)

宣图: @冷今 

校对: @爱生活爱DEKU 

代理: @鲸鱼组 

预售地址:戳我~

预售时间:10月2日20:00-10月17日20:00

求k求k!!(青蛙狂喜乱舞.jpg)

本子收录《我觉得,我的青梅竹马喜欢我》《他是龙》《Always》《毕竟我们要成为大人》《然后绿谷出久就报了警》《异邦人》《从二十五岁开始的青春期悸动》《Gemini》《I Know》(Always后篇)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文名字几乎起的好长哦)

#格子的碎碎念出现了!#

我跟你们港……我的封面美爆……现在你们感受到了吗(例行叫红薯爸爸1/1)

以及真的肥肠谢谢冷太太,她为我把宣图做成了gif……我收到成品的时候简直热泪盈眶……

而且谢谢我家驴驴在繁忙的大学生活中一口答应给我做校对!!!爱驴驴!!!

关于名字:我想了很长时间这本刊名要叫什么……因为你们现在也看到了我决定收录的文……风格乳齿不统一……而且我本来就对取名特别苦手。

几乎是灵光一现,红薯做封设的时候问我名字叫什么,我脱口而出:在无数世界里相遇

其实不管是什么AU,十杰也好,年龄操作也好,时间操作也好,我想做的都只有一件事,我想用自己的方式,来诠释这对cp,来讲述他们之间那满是纠葛的关系……我曾经说过,他们是彼此的独一无二

但是现在我还想加一句,他们是彼此的命中注定。

在无数的世界里,或多或少的阴差阳错还是啼笑皆非,我都冥冥之中觉得,这两个人,这两个非常非常好的少年,都拥有着对方所没有的一部分,像是磁石像是命运,他们都终究会相遇。

不管你在哪,不管你是谁,我一定都会遇见你。

在无数世界里相遇。

(妈耶我可能创造了一个记录,我觉得别人的本宣都没有我这么话多)

我第一次写同人,第一次写角色分析,第一次出本,我刚来胜出的时候胜出的参与是1800,那时我以为小英雄永远都不会火,胜出永远都不会火,这三个多月以来,我喜欢胜出的这三个多月以来,我得到了太多太多,多到我甚至现在都觉得这一切好像假的一样。假如你告诉半年前的我,我会为一部作品里的两个人写出洋洋洒洒十几万字(当然本子只收录了这十几万字的其中一部分),我会笑死,因为我当时连一篇2k字的报告都得绞尽脑汁才能写出来。这些在我眼中的,曾经的不可能,曾经无法逾越的高墙,都是胜出给我的,这两个人就像原作里的他们告诉所有人一样,他们告诉我,没有什么不可能。

能和他们相遇,真的太好了,能和你们相遇,真的太好了。

Always的无数长评,2515的私信尖叫,还有报警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些都是你们给我的东西,这些让我在繁重的生活中没来由的微笑和喜悦,就是你们给我的东西。

我是如此的感激。

(妈耶一不留神说这么多)

如果各位小天使不介意的话,麻烦帮我扩散一下,希望所有想收这个本的人都能看到消息,谢谢大家啦!

这位太太大约是神仙 为什么可以画的这么好看

伽斯路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741775

强烈安利这个视频啊!

太太画风超级棒!色调也非常好看!

分分钟截图当壁纸!

胜出大法好!

我们客气的不像恋人,我享受这种距离感,因为我只需要一个人来帮我忘了另一个人。昨晚你和我说起前任,用一种谈论我时从未用过的口吻,眷恋又小心翼翼。原来我们俩曾经,对于另外某两人来说,也都是一个炙热的人啊。

我的妈 这张好美

飛絮:

赶个末班车,百百生日快乐🎂🎂🎂

我最好朋友们的婚礼

大英帝国工地:

一个莫名其妙而且没写完也没想好下文的短篇








轰焦冻和八百万百结婚了。


绿谷和饭田在后台都和他拥抱了一抱,减轻他的焦虑。他已经二十好几了,遇到人多的场合依旧有点放不开。后来回到宴席上,旁边的饭田说自己要去趟厕所,留下绿谷一人在闹哄哄的饭桌上无所适从。轰家和八百万家都是有名的家族,请了许多桌客人来,而绿谷出久认识的可谓少之又少。轰说,他给所有高中同学都发了邀请函,不过看起来,这桌本属于高中同学的大桌子上依旧坐了好几个陌生人,想是有好些同学终究没来。


“喂。”


绿谷回头,看到高中时的切岛手上拿着酒杯,红酒在里面摇晃,他笑着拍他的肩膀:“绿谷。”


“切岛。”


“好久不见哪。”切岛说话还是有点可爱的口音。“我都以为我找不到认识的人了,坐在一堆不认识的成功人士中间慌得不行,幸好看到你了。”


“来我们这里如何,有几个高中同学。”


说着,切岛便眼前一亮,抬了抬酒杯笑说:“喔,你好,梅雨。”


大眼睛的姑娘笑着朝切岛打招呼。


“还有口田、砂藤,你们好哇!”


氛围很是融洽。切岛和他们都插科打诨几句,按着绿谷肩膀的手一摇一摇的,搞得绿谷只得跟着赔笑。


“那我坐你旁边行吗?”切岛指着饭田的位置。绿谷有点着急地看了眼厕所那个方向,好像饭田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


“你先坐吧。”


“哎呀,”坐下的切岛如释重负,“我觉着还是得抒发一下久别重逢的感情,可语文又不好,找不到话说。”


“没事,随便聊聊。你倒是没怎么变。”


“是吗?”切岛喜形于色,不好意思地抠了抠脸颊。“你变得比较多。”


“比如?”


“我老实说,最开始认识你时,我就觉得你是个怂包——别生气,都过去了,而且那时我也没有恶意,都很小,只有谁比谁更怂包嘛!但是高三一完了大家各奔东西,你已经完全不是那个样子了。才三年,你就变了那么多,更别提现在离毕业都有十年了。”


绿谷笑起来:“刚进高中时我是那样。但是毕业后我倒不觉得我变过,可能沉默了一点吧。”


“沉默很正常,所谓的,社会磨去了你的棱角。好像是这么说的。”


“就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这话说的很对,哪怕你呢,还变成这样。更别提那个谁了。”


绿谷笑着皱起眉头:“哪个谁?”


“装什么蒜呢,爆豪呀。”


“他好像没来,我没看到他。”


“我要拉他来呢,结果他说他没兴趣。后来我站在他家门口一思忖,”切岛一拍手掌,“…还是没懂。”


“他一直看不惯轰,轰也知道,不过还是发了邀请函。”


切岛闻言摆手:“唉,就怕你会这么觉得。都过了多少年了,还会在意这个?”


“那我可真不知道了。”绿谷抱歉地笑起来,他觉得就爆豪的性格,起码也是懒得来赴宴的。


“他现在发达啦,也没道理因为面子不来。”


“喔,”绿谷一点也不惊讶,成功人士总是在一开始就有成功的征兆,“连你也不知道的话,我更不可能知道了。”


切岛环视周围,忽然压低声音凑在绿谷耳边说道:“你不觉得有些该来的人却没来吗?”


绿谷眼睛向上想了想:“什么意思?”


“以前我们班里,好些人,那不都是咋咋呼呼特有存在感的?结果一个个都没来,来的人倒确实想想是一定会来的。”


“比如,上鸣。”


“上鸣和耳郎都没来。他俩要来了那才真的好笑,眼睁睁看着同是高中情缘的轰和八百万步入婚姻殿堂——”


绿谷有点诧异:“他们没在一起了?”


“吹了,早吹了。现在相看两厌,路上遇到了恨不得瞪死对方。”


“这样。”绿谷有点为此惋惜。上鸣和耳郎的关系曾经是班里传来传去从未破灭的传言,两人对彼此过多的关注那是有目共睹,耳郎偏爱逗上鸣,搞得上鸣恨得牙痒痒,私下言必损她:“飞机场!男人婆!”,谁要像他也损了耳郎,他又第一个打抱不平:“人碍着你了?”


“说起他们,我就想起你和那个谁。”


绿谷有些不是滋味,笑着摇头:“我们根本不是一回事吧?”


“你和他从前不是也很像这俩的相处方式么?”切岛狡黠地笑笑。


“真没这回事。”


“谣言也不会是空穴来风。”


绿谷没再笑,低头拿起果汁喝了一口。放下来盯着果汁里的渣滓翻飞,“真没有。”


“没劲,要喝也喝这个呀。”切岛把自己的红酒递过来,“我还没喝过这么高档的。”


“我不爱喝酒,算了。”绿谷摆摆手。


“说真的,我从前没想过你们还有那么一回事,毕竟我一直觉得,你和御茶子才是一对。御茶子一点都不会藏心事,盯着你经常脸红,我觉得特好玩。”


绿谷黯然道:“御茶子没在国内,赶不回来。”


“所以过去很多事情,就算我逮到了本人,也搞不清楚了?”


“搞不清楚了。”绿谷笑了笑。


切岛有点儿失落,“你俩在这方面都像得很,‘没有就没有’,你说语气要像你,轻描淡写点,我还就信了,偏偏……”


切岛哈哈笑起来,绿谷明白爆豪是怎么说的,搞得切岛终究没信。


饭田回来了,看到切岛坐在位子上,切岛赶紧起来说“你坐你坐”,这时刚好灯光关了,主持人要求大家安静,饭田摆摆手自去桌上另一个空位坐下了。


绿谷参加婚礼本该参加得驾轻就熟,什么流程都记住了,总是一个一袭白衣的新娘踩着长长的花路走向舞台,然后新郎有些拘谨地站在终点,特别轰焦冻这副紧张得好笑的表情,反而是八百万从容地走着走着,被她丈夫浑身绷紧的样子逗笑了,大家还以为新娘是开心得忍不住了呢,虽然也是开心到了极致。在新娘身后撒花的小妹妹被绊倒了,绿谷赶紧把她扶起来,把花篮递回去。


新娘父母站在鲜花门后面,爸爸哭了,妈妈却没有,温柔地抱住爸爸的肩膀。绿谷想,他们的眼睛穿透花门,满脑子一定都是,不容易,不容易。


这样想来,这些婚礼不变的布置还算有道理,如果他也是那个爸爸,恐怕也会感慨万千。


新郎该给新娘戴戒指了,绿谷看了那个戒指还在忍笑,因为轰为了挑一个戒指费劲心思,看到了一个好看的,又怕八百万家那边嫌品牌寒碜,他们两家对互相的资产评估永远都是有失偏颇的,八百万百本人没有意见,她家人要求颇多。


然后似乎就是亲吻,因为绿谷听到了别人欢喜的声音,然后他们鼓掌。绿谷心说才回头喝口水就亲上了,回头看就跟着笑了起来。真是没有想到,轰和八百万的感情会延续到如今,当年他们分明相当若即若离,每个人都觉得他俩之间有什么,可他们从未如他们所愿做出什么里程碑的举动,永远是普通同学。


“真般配啊,是吧?”切岛拍着手回头,对绿谷笑了笑。


绿谷点头:“是。”


切岛又说,是不是有种,真相大白的感觉?


绿谷也点头说是。


切岛一言难尽地看了他一眼,恐怕始终很想搞清楚他身上的谜团。


绿谷低头,觉得自己喝点酒也无妨。他强烈地感觉,自己如果回头泛泛地看一眼其他饭桌,总会看到那么一个人,没有盯着任何人,正盯着自己,这样两人的目光就会狭路相逢,最终谁也躲不开谁。绿谷参加过饭田的婚礼,也参加过御茶子的婚礼,不知为何,他的朋友全部都尽早找到了能依偎的对象,于是便结了婚。路过门口的签名册,总能看到在最后马克笔写的“爆豪胜己”,他并非不来,只是总挑在灯光都关了,一切就位时才溜进来,或者他还会拿两颗奶糖扯开丢到嘴巴里,随便找一个位子坐下来,又在灯光打开之前走掉,这样才能解释绿谷有时穿过整个会场,也不会看到他。


绿谷一直没有谈恋爱,虽然确实有好些女孩子或明或暗地示意过。他还是能欣赏所有女性,在所有赏心悦目的人里唯一例外的人是同一性别的爆豪胜己。


或许在爆豪心里也是这样。但绿谷猜爆豪一定会有过其他女朋友,她们赶上了他脾气比较好并将会越来越好的时期。而绿谷赶上的完全是一个间不容发的年纪,相处很困难,如同没上润滑油的齿轮,只能硬碰硬,谁都不让谁。


所以几乎只能粉碎。


“青春有什么好怀念的,个个都傻了吧唧,傻了吧唧还有一大堆人追捧。其实咱都是普通人,哪有那么精彩的青春啊,好多人不都是安安静静过来的嘛?”


绿谷明显感到,切岛有点醉意了。一桌子认识的高中同学侃天侃地,忽然又侃到了青春上去。


“所以大家都喜欢自己没有的东西呀。”蛙吹笑着说道。


“哪,我看少男少女,连自己都不知道这恋爱谈上没有,忽明忽暗的,就觉得该天长地久了——他们才活了十几年呀?更别说屁大点事就特往心里去了,一针孔里透过一火车的眼泪,反正觉得哭得多就很是回事了。”


芦户拍拍他:“诶,切岛,挺能吹的嘛,你这些体验从哪儿来的?我怎么记得你过去什么绯闻都没呢?”


“没,大学一女朋友跟我讲的。我听了还觉得蛮在理的。毕竟我过去也喜欢过别人啊,只是没自信人家喜欢自己。”


“是谁是谁?”芦户来了兴趣。


“说了你也不认识。不是我们班的,我不吃窝边草。”


“哦——”芦户明白了,“那行,放过你了。”


绿谷自己也有些晕晕乎乎的,就撑着个笑容,好像很用心地听着他们说话,实际上那些话已经无法再进到他脑子了。










“打架是吧?都几岁的人了,还跟小孩似的!”


班主任,相泽一本化学书卷成个筒,砰砰砸桌子。每敲一下,面前两个互相打得鼻青脸肿的少年们就跟着抖一下。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右边那个少年占了上风,因为他的伤没那么多,而左边那个挨了不少,且在脸上体现得很集中。


“老实交代,谁先挑事的。”


“我。”


右边的抬了抬手,手肘顺势还顶了一下旁边那个,逼他闭嘴。


“不,是我。”


左边的显然没有被那一顶给唬住。


“哦,还很仁义?那你俩都给我写一千字检讨书,这周末还要家访。”相泽越说越来气,周末本来说好干干净净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下又得教育年轻人了。“给我说,为什么打架?”


两个人都咬着嘴巴不肯说。


“你,”相泽书敲了一下右边那个,“是不是他考了第一你不爽?”


他不卑不亢地答道:“我像那种人吗?”“你跟谁说话呢!”


“……不是。”



打不开p站.....先马

這裡是綠谷受:

CP:勝出
作者:なお(nao)
P站:
784096
刊名:一時的快樂

敘述國中時候的路人同學因為崇拜爆豪而擅自去欺負綠谷,然後卻被爆豪給剔除朋友圈的故事~後半段有爆豪一邊逼出久念課文一邊OOXX的肉!
嚴格來說是虐本~我很愛這種!
不吃甜餅以外的同學請慎入


下載連結:
提取碼: i992
解壓碼領取方式:截圖下兩個條件給我即可領取
①關注此位作者P站。
②收藏P站上本博漢化過的任兩條條漫作品(要不同作者)。

禁止在評論、轉發、轉發評論下討論密碼;禁止二度上傳;禁止私下分享,包含群組空間等,一旦發現即刪連結且未來不再提供打包漢化...